广东福彩网

基于《黃帝內經》營衛理論探討針刺治療五體痹

作者:未知

   【摘 要】 歸納分析《黃帝內經》關于營衛理論與痹證的相關篇章,梳理營衛與氣血的關系,結合五體痹的特點,探討營衛和氣血在痹證治療中的區別,總結針刺治療五體痹的原理和方法。針刺治療五體痹是通過調和營衛,從皮、肉、脈、筋、骨不同層次的論治。
   【關鍵詞】 五體痹;營衛理論;針刺治療;痹證
   營衛理論是中醫基礎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1],也是較為成熟的理論體系。《黃帝內經》中有多處且大篇幅用營衛理論闡釋人的生理狀態,以及病理狀態下疾病的病機與治法的內容。其中,《素問·痹論篇》以營衛理論闡釋痹證的發病機理。痹證有廣義和狹義之分[2],本文基于《黃帝內經》的營衛理論探究針刺治療狹義痹證之五體痹的作用原理和方法。
  1 營衛失和是痹證發病的基礎
   《素問·痹論篇》曰:“榮者,水谷之精氣也,……。衛氣,水谷之悍氣也,……。逆其氣則病,從其氣則愈。不與風寒濕氣合,故不為痹。”衛氣有溫養肌肉,充實皮膚腠理,開合汗孔,防御疾病的功能;營氣有化血向外營養四肢、向內灌注臟腑的作用。當風、寒、濕三種邪氣侵入人體時,營衛二氣循行受阻,不能正常發揮溫煦、營養、防衛等作用,出現肌肉筋骨的疼痛、酸楚、麻木、重著等臨床表現。正如《靈樞·本臟》言:“血和則經脈流行,營復陰陽,筋骨勁強,關節清利矣。衛氣和則分肉解利,皮膚調柔,腠理致密矣。”此處以“血”代“營”,強調營衛氣血循行順暢、功能正常,則皮、肉、脈、筋、骨的狀態俱佳,邪氣難以侵襲。所以風、寒、濕是痹證發生的外在條件,營衛失和是痹證發生的內在因素[3-4]。
  2 營衛代表著氣血的運行輸布狀態
   本文從營衛的角度討論痹證,而沒有以氣血立論的原因,需從營衛與氣血的關系探討。
   楊興智等[5]認為,營衛是《黃帝內經》用陰陽哲理解釋人體氣血體用問題的一種假設,是推究人體氣血運行輸布及其效應的綱領性表現形式。侯冠群[6]指出:“營衛多論其順逆之行,強調人氣的循行之用;而氣血多言盛衰,旨在強調人體之氣的多少。”以上兩位醫家均認為營衛代表著氣血的運行輸布狀態,營衛協調意味著氣血運行正常。
   筆者認為,營衛與氣血的關系為“異名而同類”。兩者的相同點在于皆為水谷通過脾胃的運化而化生的精微物質。不同之處在于營衛側重氣血的通暢運行,功能溫煦營養四肢、灌注臟腑、防御疾病;氣血則強調盛衰虛實,以示本氣是否充足。從體用的角度來看,氣血是營衛的本體,營衛為氣血的發用。痹證的病因在于風寒濕等外邪致經絡痹阻、氣血運行不暢,強調外邪對氣血運行輸布的通暢性及其正常功能的影響,所以本文從營衛的角度論述痹證。
  3 從營衛氣血的角度探析五體痹與五臟痹的關系
   五體痹與五臟痹均源于《素問·痹論篇》,五體痹是一種依據不同發病季節和病邪留著部位層次而命名的痹證分型。五臟痹是五體痹病久不去,以五臟合五體的關系內傳五臟的痹證分型,如“故骨痹不已,復感于邪,內舍于腎”。后者由前者發展而來,并且是按五臟合五體關系縱向發展的,病邪由淺入深,由肢體到內臟[7]。筆者認為,氣血是營衛的本體,營衛為氣血的發用。五體痹與五臟痹的關系從營衛氣血的角度探討,病于營衛者為五體痹,病傷氣血者為五臟痹。前者的治則為調和營衛,后者的治則以調理臟腑、補益氣血為主。
  4 以五體痹為例探討基于營衛理論的針刺應用
   根據《素問·痹論篇》,五體痹具體為“以冬遇此者為骨痹,以春遇此者為筋痹,以夏遇此者為脈痹,以至陰遇此者為肌痹,以秋遇此者為皮痹”。因為發病季節不同,外邪侵襲的層次不一,如皮、肉、脈、筋、骨,所以病位在不同層次的痹證的臨床表現與治療方法也大不相同。
  4.1 皮 痹 皮痹多見于秋季。“秋者,天氣始收,腠理閉塞,皮膚引急。”(《素問·四時刺逆從論篇》)此時外邪侵襲,影響人體氣機斂降,見“其氣外發,腠理開,毫毛搖。”(《靈樞·刺節真邪》)衛氣本司開合,此時皮腠大開,則不能充實皮膚、溫煦衛外。因此,皮痹的臨床表現為皮膚寒涼,如《素問·痹論篇》言:“在于皮則寒。”
   針刺治療皮痹需選取四肢末端的腧穴,施“毛刺”“半刺”法。《靈樞·衛氣失常》曰:“皮之部,腧于四末。”《靈樞·邪客》曰:“衛氣者,出其悍氣之慓疾,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膚之間,而不休者也。”四肢末端皮淺氣浮,是衛氣較為充盛的部位,此處取穴可以更好地激發衛氣以溫煦充實皮膚腠理而抗邪于外。《靈樞·官針》記載:“毛刺者,刺浮痹于皮膚也。”“半刺者,淺內而疾發針,無針傷肉,如拔毛狀,以取皮氣。”針刺時僅刺激皮膚表層,激發衛氣以驅皮部表淺之邪,臨床可用于治療硬皮病初期[8]。
  4.2 肌 痹 肌痹多見于長夏。“長夏者經絡皆盛,內溢肌中。”(《素問·四時刺逆從論篇》)長夏時節人體氣血壅盛,多流溢于肌肉,此時的邪氣以濕為主,濕氣困住分布于肌肉間的衛氣,致使衛氣不能溫養肌肉而生肌痹。肌痹主要表現為患病部位不知寒熱痛癢,如《素問·痹論篇》所言:“在于肉則不仁。”而張介賓在《類經》中指出:“不仁,不知痛癢寒熱也。”又《靈樞·刺節真邪》曰:“衛氣不行,則為不仁。”雖然《素問·逆調論篇》言:“榮氣虛則不仁。”但是根據以上分析,肌痹發病于長夏,此時天氣繁茂而人體氣血相對壅盛,營衛之氣不虛,因此肌痹的發病機理更傾向于濕邪困阻致衛氣難以正常循行,衛氣不能溫養肌肉。
   《靈樞·衛氣失常》言:“肉之柱,在臂脛諸陽分肉之間與足少陰分間。”所以針刺治療肌痹的主要施術部位為手足六陽經與足少陰經脈的分肉皮膚之間,而此處恰好為衛氣“晝行于陽”的循行路線[9],針刺這一部位可使衛氣正常運行輸布驅邪于外。《靈樞·官針》中記載治療肌痹的針刺方法為“分刺”“合谷刺”“分刺者,刺分肉之間也”“合谷刺者,左右雞足針于分肉之間,以取肌痹”。針刺深度在肌層,適當深于治療皮痹的針刺深度,多用于現代醫學的多發性肌炎、皮肌炎、風濕性多肌痛等出現肌痹表現的治療[10]。   4.3 脈 痹 脈痹多見于夏季。“夏者經滿氣溢,入孫絡受血,皮膚充實。”(《素問·四時刺逆從論篇》)夏季人氣多在孫絡,且天氣炎熱,氣機外泄,人易因貪涼致邪氣凝滯營衛之氣,表現為“在于脈則血凝而不流。”(《素問·痹論篇》)
   《靈樞·衛氣失常》提出針刺治療脈痹的施治部位在血絡,“血氣之腧,腧于諸絡,氣血留居,則盛而起”。其治療可用“絡刺”“豹文刺”,如《靈樞·官針》曰:“絡刺者,刺小絡之血脈也。”“豹文刺者,左右前后針之,中脈為故,以取經絡之血者。”針刺時在病變局部血絡前后左右多針刺入將瘀血放出,以暢通營衛之氣。臨床多用此治療血栓閉塞性脈管炎、閉塞性動脈粥樣硬化、大動脈炎等類似脈痹癥狀的疾病[11]。
  4.4 筋 痹 筋痹多見于春季。春天氣機偏于生發,人體筋脈相應地適于舒展,邪氣侵入則影響筋脈的舒展性;且營衛之氣有支持營養筋脈的作用,營衛不和多筋脈失養、難以舒展,表現為“筋攣節痛”“屈不伸”等癥狀。
   針刺治療筋痹需選取病變局部針刺,施“恢刺”“關刺”法。《靈樞·衛氣失常》言:“筋部無陰無陽,無左無右,候病所在。”且《靈樞·官針》記載:“恢刺者,直刺傍之,舉之前后,恢筋急,以治筋痹也。”“關刺者,直刺左右盡筋上,以取筋痹,慎無出血。”針刺時需注意先將毫針直刺后提至皮下,再朝各個方向斜刺,到達筋的深
  度[12],疏通營衛養筋驅邪。臨床上可用于治療肌腱、筋膜、韌帶等軟組織損傷性疾病,如腱鞘炎、肱二頭肌長頭肌腱炎、肱骨外上髁炎等[13]。
  4.5 骨 痹 骨痹多見于冬季。“冬者蓋藏,血氣在中,內著骨髓,通于五臟。”(《素問·四時刺逆從論篇》)冬季人氣在骨髓而邪氣多寒,營衛氣血不足時邪氣重而病位深,所以臨床表現為骨重酸痛不能舉。
   《靈樞·衛氣失常》言:“骨之屬者,骨空之所以受液而益腦髓者也。”又《靈樞·海論》提到:“腦為髓之海,其腧上在于其蓋,下在風府。”因此,可選取百會、風府穴補益腦髓,臨床還多在病變局部施治以散寒驅邪。針刺治療骨痹時應深刺至骨,施“短刺”“輸刺”法,“短刺者,刺骨痹,稍搖而深之,致針骨所,以上下摩骨也。”“輸刺者,直入直出,深內之至骨,以取骨痹。”(《靈樞·官刺》)當寒邪相對較重而營衛氣血偏虛時,需用火針或藥熨的方法溫通散寒、驅骨中之邪氣,臨床多用來治療膝骨關節炎等骨關節疾病[14-15]。
  5 結 語
   痹證是臨床常見病與多發病,其發病與外感風寒濕、內在營衛不和有關。本文通過辨明營衛與氣血“異名而同類”,更偏重通行運轉,以達到衛可溫煦,營能濡養的生理功能,而進一步闡明痹證的病因正是外邪影響氣血運行輸布的通暢性及其正常的濡潤功能。筆者以五體痹為例,從營衛理論的角度詳細探討了根據其具體病因及病位不同,分別在皮、肉、脈、筋、骨的漸深病位層次上,刺法由淺漸深,由衛入營,或兼散邪,或兼通經的治療。五體痹經久不愈則易向內發展為五臟痹,這是疾病由外向內不斷加重的過程,同時也是從衛氣受損到營衛阻滯再到氣血不足的過程。這一理論探索對于臨床治療具有診斷與鑒別的指導作用,即應理清營衛與氣血的關系,區別痹證留滯的層次,選擇合適的針刺方案,以提高臨床療效。
  參考文獻
  [1] 丁元慶.《內經》營衛理論回顧[J].山東中醫藥大學學報,2017,41(1):3-7.
  [2] 王長峰.針灸治療痹證的古代文獻研究[D].廣州:廣州中醫藥大學,2013.
  [3] 雎世聰,鄒旭峰,黃振,等.從《內經》理論談仲景調和營衛治療痹病的思想[J].四川中醫,2017,35(5):37-38.
  [4] 王燕,王靜蓮.《內經》養生理論與風濕病調養[J].風濕病與關節炎,2013,2(10):59-60.
  [5] 楊興智,王鈾,陳樂意,等.《黃帝內經》營衛初探[J].中醫雜志,2011,52(Z1):30-32.
  [6] 侯冠群.《內經》衛氣理論研究[D].濟南:山東中醫藥大學,2016.
  [7] 陳俊蓉,陳利國,王華強.淺談《內經》五體痹與五臟痹發病關系[J].四川中醫,2012,30(4):44-46.
  [8] 張慧林,趙妍,賈穎.《靈樞·官針》刺“痹”針法研究[J].山西中醫學院學報,2015,16(3):9-10.
  [9] 侯冠群,魯明源.衛氣晝夜循行中“陰”與“陰分”內涵探討[J].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2016,22(7):881-882.
  [10] 李滿意,婁玉鈐.肌痹的源流及相關歷史文獻復習[J].風濕病與關節炎,2014,3(9):57-65.
  [11] 周宇,陳仲杰,劉春,等.吳中朝教授火針活用“府輸”下合穴治痹經驗[J].中國針灸,2016,36(7):739-742.
  [12] 張義,郭長青.關刺法小考[J].上海針灸雜志,2013,32(7):580.
  [13] 陳偉鋒,趙琛.關刺的理論探討及臨床研究概況[J].中醫文獻雜志,2019,37(3):61-65.
  [14] 孫寧,李永婷,林璐璐,等.不同針灸療法治療膝骨關節炎的比較與分析[J].中華中醫藥雜志,2017,32(7):3253-3255.
  [15] 朱玲,趙耀東,張國曉,等.基于《靈樞》解結理論探討針灸對膝骨關節炎的治療[J].風濕病與關節炎,2019,8(6):53-55.
  收稿日期:2019-08-19;修回日期:2019-10-20
轉載注明來源:http://588tuan.com/1/view-15254826.htm

服務推薦

? 吉林体彩网-Home 吉林福彩网-广东福彩网 湖北体彩网-推荐 湖北福彩网-官网 江西体彩网-欢迎您 江西福彩网-安全购彩 安徽体彩网-Welcome 安徽福彩网-Home 天津体彩网-广东福彩网 天津福彩网-推荐